全球最大在建燃油电站高效推进,神奇金属止跌
分类:电工电气

电工电气网】讯

电工电气网】讯

电工电气网】讯

经历了为期一年的低谷徘徊之后,钴金属在过去的一个月中迎来了久违的“小阳春”,钴的价格开始出现明显的回升,一个月内的涨幅超过10%。

本以为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谁想到竟是一块给力的“敲门砖”!

近日,计算机视觉“四小龙”之一的依图科技宣布推出其云端AI芯片QuestCore的消息再度引起芯片行业的关注。

这给上游的资源开采商们重新带来了希望。过去三年,因为起伏巨大的价格差,这一小金属品种吊足了大宗商品市场参与者们的神经。

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电建”)全资子公司山东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半路接手”的沙特延布三期项目,不仅为中沙两国深化能源基础设施领域合作奠定了基础,也为中资企业逐鹿中东市场铺平了道路。

继语音技术类企业陆续推出自研芯片后,计算机视觉企业也开始发布AI芯片。尽管芯片行业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慢回报的行业,存在技术、人才、经验和资金的综合壁垒,但这仍不能阻挡AI初创公司热情投入到这一行业。

新能源技术的飞快发展,让钴进入了人们的眼球。汽车、笔记本电脑、手机,每一块电池中都有钴的身影。

沙特延布三期项目是全球在建规模最大的燃油电站项目,也是中资企业迄今在沙特承建的最大能源类项目,承载着向伊斯兰圣城之一的麦地那供水供电的重任,是沙特重要的民生工程。该项目实现了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沙特“2030愿景”的有机融合与高效对接,对促进中沙经贸往来与能源合作也具有极高的战略意义。

抢占新机遇

这种涨幅或许不会是一个长久的现象,至少在目前阶段。包括上海千钴实业总经理王文涛、行业分析人士朱黎杰、潘超等人在内均预计,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很可能发生在两年之后,届时,钴这一金属品种很可能迎来真正的狂欢——不过,前提是新能源电池的生产技术不会出现革命性的变化。

“半路接手”力挽狂澜

从计算机、手机、平板、手环等到,工业、汽车、家居,联网设备的数量在2014年到2020年间的年复合增长率预计达到23.1%,到2020年物联网设备数达到501亿。“每个设备都有芯片,一个芯片卖十块钱那就是5000亿的市场,卖一百块钱就是五万亿的市场,更不要提这些芯片带来的产业联动效益,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产业届、资本、科技人员对这件事情都如此感兴趣的原因之一。”云知声联合创始人、副总裁李霄寒这样解释AI芯片的热潮。

欧亚资源集团CEO宋本认为,除去这一因素,中国新经济的持续发展,也将继续支持着这一金属需求的增长。

坐落于沙特延布市红海沿岸的延布三期项目,占地3.15平方公里,项目包括新建一座总装机容量3300兆瓦的燃油电站和配套55万立方米/日的海水淡化厂。项目业主是沙特海水淡化公司,总承包商是SEPCOIII,燃油电站主机设备供应商为美国通用电气。项目工程范围包括卸油码头、8台重油罐、5台超临界燃油锅炉、5台超临界蒸汽轮机及发电机、两座200米烟囱、BOP公用系统及其相关附属设备管道。

近几年,国内不少初创企业纷纷推出了AI芯片,包括寒武纪、地平线、云知声、出门问问、Rokid、思必驰等。

在遥远的钴金属产地——非洲刚果金,来自欧洲、中亚以及中国的矿业企业们,已经为这场尚未到来的狂欢做好了准备。但他们或许也需要在狂欢到来之前,承受低谷中的阵痛。

沙特方面最初选定的总承包商并非SEPCOIII,由于与原承包商在项目建设上无法达成统一,才转而寻求SEPCOIII的支持。2017年5月,SEPCOIII与项目业主SWCC签订总承包合同,并于当月正式启动建设。

云知声创始人兼CEO黄伟表示,无论是CPU还是GPU、FPGA,现有的芯片架构并非为AI专门设计,不能满足物联网AI算力需求,且考虑了太多的向后兼容性,因此在性能上远非最优。“基于业务方面对芯片产品、场景的反复验证,以及对AIoT终局的判断,云知声在2014年就明确必须自主研发面向物联网的AI芯片。”他称,如果云知声不做芯片,必死。对此,Rokid创始人兼CEO祝铭明也同意做语音的公司一定都会做芯片,“现在排在顶级的公司都做”。

乐观的矿业公司

SEPCOIII总经理助理、中东区域副总裁、沙特延布三期项目经理陈云鹏介绍称,公司进驻现场时原承包商已停工近一年,且带走了大量台账资料,虽然主要设备都已经采购,但到货状态不得而知,需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清点物资。现场库存设备和已经安装的设备缺乏有效防护,锈蚀严重,设计方、设备厂家、材料厂家、现场分包商与原承包商均有合同纠纷。“中途接手使得我们必须一边梳理材料一边动员施工,项目运作难度可想而知。”他坦言。

5G、AI、物联网各种技术的融合和创新也带来了新机遇。

欧亚资源集团CEO宋本坚信,从现在开始,钴的价格表现将会越来越好,不再令他失望。

路透社此前报道称,韩国三星是延布三期最初的总承包商,但由于SWCC改变了涡轮机规格,二者无法在定价上达成一致,SWCC最终于2017年初取消了与三星签订的合同,选择了SEPCOIII。就在三星方面就该项目与沙特打官司的时候,这家中资企业已悄然施工,并且在大部分资料和设备缺乏的情况下,提前完成了合同要求的“1号机组一年内实现发电送汽”的目标,沙特环境、水利、农业部部长阿卜杜拉赫曼·法杜里还亲临现场见证供汽投产,并予以了极高赞誉。

依图科技首席创新官吕昊对第一财经等记者表示,“传统的晶体管集成电路厂商强在有几十年的设计和优化经验,有几十年的技术沉淀。但是,在算法即芯片的时代,需要对体系结构做一个重新的设计。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都看到不同的AI芯片出现,其实都是因为在这种需求下带来的对算力要求的变化和寻找算力提升的一个路径导致的。”

过去一个月,这一小金属品种开始摆脱长达一年之久的下探行情,逐步往上攀爬。

法杜里实际上3次亲临项目现场视察,对项目执行持高度关注和认可。“延布三期项目从签订合同开始已经实施近两年,按计划将于2020年6月进行商业移交,还剩下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目前项目设计工作全部完成,设备材料采购完成了98.6%,现场施工完成了66.5%。”陈云鹏透露,“1、2号机组已经开始并网发电,3号机组预计5月并网发电,4号机组预计8月并网发电,5号机组按计划推进。”

“每一次计算构架的大变革都会创造一个新的王者。从原来主机时代的IBM、PC时代的英特尔、移动时代的高通,现在进入智能物联网的时代,新的王者会是谁?有很大的几率不是前面这几家,而是新的玩家或者几个。”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磊此前在一个论坛上这样阐述他对AI芯片市场格局的看法。

欧亚资源集团是一家全球性的金属矿产开采供应商,钴是其重要的资源品种。在宋本看来,在中国,不仅电动车,所有需要钴的领域都增长很快,这给钴的需求带来了空间。根据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数据,仅在过去一年,中国市场的电动车就增长了90.4%,达到99.3万辆,这带动了电池的增加,而钴则是电池组件中不可或缺的金属材料之一。

谈到中企面对海外市场的竞争,陈云鹏强调,中国政府的鼎力支持是中企“走出去”的强大后盾和保障,但前提是保证自身实力,中国企业无论是项目管理还是行业技术都不处于劣势,发力海外市场要有信心和恒心,同时坚决履行契约精神。

大公司开一颗芯片至少要10亿美元的收入。而在AI的领域,短时间很难达到10亿美元的体量。“AI存在很多细分场景,可能每个场景做出一两亿的公司,但是要做到10亿并不那么容易。”

4月25日,前来参见中国“一带一路”峰会的宋本告诉经济观察报,他预计,关于钴更大的需求会发生在下一年。“生产电动车需要提前一年筹备购买钴金属原料。从非洲把钴开采出来,运到约翰内斯堡,再通过海运运输至中国,由中国生产电池,并装至电动车内,再将电动车卖到消费者手里,这需要12个月的时间”,宋本向经济观察报介绍说。

“中国方案”获得认可

不过,与传统芯片厂商不同,AI算法公司发布芯片并非纯粹卖芯片硬件,而是将自己的算法和软硬件结合形成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向外出售。依图科技联合创始人、CEO朱珑表示,摩尔定律的终结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将开启一个新的时代——算法即芯片时代。“只有能找对问题,找对场景,用对算法,并为此定制芯片,才有可能做到极致性价比。”

本文由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发布于电工电气,转载请注明出处:全球最大在建燃油电站高效推进,神奇金属止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