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业重整在即,外媒深度揭秘FF财务状况
分类:家用电器

在2017年的尾声,魅族没有像很多人所期待的那样推出一款搭载全面屏的新手机,反而是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架构和人员调整。 12月11日,魅族在内部下发了调整公司架构和高管职责的通知。界面新闻记者从一份所获得的通知信息中看到,在组织架构方面,魅族新成立了海外事业部、配件事业部,原PQCS中心下的PMC部职能平移至供应链中心,PQCS中心更名为QCS中心。此前,魅族内部设有海外营销部,这次调整也把魅族的海外业务合并到了一级事业部之中。 高管调整方面,最重要的调整应该算新高管戚为民的加入。通知显示,戚为民被任命为公司高级副总裁、CFO一职,负责财务管理工作,直接向公司CEO黄章汇报。 这意味着,除了公司现任总裁兼COO白永祥外,协助黄章管理公司事务的高管又多了一位。两位高管中,白永祥将侧重协助各事业部及业务共享平台;戚为民将管理职能支持平台。 公开信息显示,戚为民曾经在多家企业担任财务总监等职务。2014年12月26日起,戚为民担任天音通信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直至今年5月卸任。 去年10月,天音控股发布公告称,将以自有资金2亿元投资魅族,获取后者0.655%的股权。后续公告显示,魅族在2015年初到2016年中的一年半时间内,合计亏损超过13亿元。 而在今年,魅族一改前一年合计发布14款机型的节奏,把重心放在了7月发布的旗舰机型魅族PRO7上。但是这款机型在市场上的反响同样一般,可以预见的是,今年魅族的财务表现未必会比上一年有所改善。 在这种情况下,引入外来的高管协助打理公司财务状况,提升运营效率,也似乎成为了魅族明年的重点工作。 除了节流之外,海外事业部和配件事业部两个新部门的成立,也显示出了魅族希望从其他渠道获取更多收入来源的决心。 海外事业部从魅族原有的海外业务脱胎而来,今年年初,魅族方面透露,海外市场在2016年合计销售出了200万台手机,在东南亚、东欧都有不错的销售表现;之后,它们希望进一步在西欧市场发展。 界面新闻记者也了解到,在目前国内市场竞争白热化的背景下,魅族方面也有意在往后继续开拓海外市场。在这次调整后,魅族副总裁郭万喜将负责海外事业部,直接向黄章汇报。 配件事业部方面,扛起大旗的将会是此前负责Flyme事业部的魅族高级副总裁杨颜,他同时还会掌管电商事业部。包括Pingwest在内的媒体报道称,Flyme已经能够实现不错的营收,盈利甚至能够达到10亿元级别。选择让杨颜掌管这几个事业群,除了希望整合Flyme系统以及电商、配件业务外,魅族方面可能也看中了他创造营收的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Pingwest提到,此前魅族的电商、配件业务主要是由魅族高级副总裁李楠来负责。而在今天早上,李楠也在自己的朋友圈中提到,配件部门重要性上升后,希望能够拿出更多的产品丰富线上线下零售点;未来专卖店能否进军Shoppingmall,丰富的产品至关重要;魅蓝会和配件事业部紧密合作。 这并不是魅族近期来的第一次重要人事变动。上个月,有消息传出,称由于PRO7销售不佳,魅族事业部销售副总裁褚淳岷将离职;他所带领的销售团队中的大部分员工也将离职。9月份,负责销售的魅族事业部副总裁潘一宽也离开了公司。 在这次调整后,除了掌管海外事业部外,郭万喜还将接过魅族事业部副总裁一职,负责销售工作。往后,郭万喜将承担魅族产品在海内外市场的销售工作。至于今年上半年加盟魅族的前华为终端CMO杨柘,在这次调整后担任的是魅族公司CMO以及总参谋的角色。 可以说,魅族今年在手机市场上并不活跃。尽管PRO7被寄予了厚望,但其最大的设计特色“背后画屏”,在全面屏冒起之后多少显得有些鸡肋。而并不成功的联发科芯片配上偏高的价格,也让一些忠实的魅族粉丝感到不满。各种因素的结果是,PRO7在上市半年后售价直线下挫,许多手机也遭受了无人问津的命运。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对于魅族而言,PRO7更加像是一款过渡性的产品,黄章复出后,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来准备打造真正意义上的旗舰机型;也许等到明年摆脱联发科后,魅族才会迎来真正的翻身空间。 从这次调整也可以看出,魅族内部似乎也在试图纠正近年的一系列错误。引进财务高管、建立新的事业部,以及让公司老将主管销售业务,都是为了改善财务状况;至于在PRO7这次试验中走了弯路的一些高管们,都逐渐让路,而是让黄章本人重新掌握魅族的未来走向。 无论如何,2018年也许将会是魅族最后的机会。目前来看,魅族和魅蓝两个品牌将分开运营,前者主攻高端市场,后者主打年轻市场。就连logo,两个品牌之间也会凸显区别。一份魅族内部的公告显示,12月19日起,魅蓝品牌将会采用新的logo设计,当中包含“魅蓝青年良品”字样。 至于魅族品牌,将会继续承载着黄章打造梦想机的野心。目前网上的各路信息显示,黄章本人已经确定,魅族品牌2018年的旗舰机型将会被命名为“15PLUS”;有网友甚至在微博上已经晒出了自己预定这款手机的订单。用户的信心还在,就看黄章出山后能否扭转乾坤了。

日前,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腾讯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5%股份,此外,腾讯拟对永辉超市控股子公司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增资,拟取得云创在该次增资完成后15%的股权。 而在这项公告发布两天前,阿里巴巴正式提出无条件现金要约收购高鑫零售全部已发行股份,每股要约价格为6.5港元。而高鑫零售早在11月20日就已发布公告披露了收购的相关信息。其宣布,阿里巴巴集团、欧尚零售、润泰集团达成新零售战略合作,阿里将投入224亿港元(约合190.02亿元人民币),直接和间接持有高鑫零售36.16%的股份,从而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高鑫零售旗下有欧尚、大润发两大品牌,2016年的营收超过1000亿元。 早在去年马云提出新零售后,京东也提出了第四次零售革命的概念,两家企业都在探索由线上向线下发展,并争抢舆论主导权。电商落地的原因在于线上零售增长乏力,空间越来越少,而且获客成本越来越高。另一方面,相对于中国年零售总额30万亿的规模,电商只占了15%左右,传统零售市场更大。 实际上,在过去十几年电商快速发展起来的原因是,电商作为生产端与消费端之间的供应链被去掉了,生产上直接面对消费者,因此,具有巨大的低成本优势。而传统零售,在生产与销售之间,存在一个多层级制的批发环节,比如省、市、县逐级代理批发,等到零售商最终拿到商品的成本会比出厂价高很多,这个过度臃肿的供应链侵占了生产与销售部门的利润。电商与消费者之间只有电商平台费用、快递成本等,大大降低了中介成本。更具优势的是,电商以相同的透明的价格面向全国消费者,从而碾压了各地传统零售商。 电商企业作为零售平台,从中发现了传统零售供应链过长带来的巨大的想象空间。对于大部分不适合线上销售的商品,或者线上销售成本过高(比如新鲜食品的冷冻与配送),如果电商落地后,直接连接生产与销售,意味着存在巨大的盈利可能。比如,阿里巴巴正在全国大规模投资盒马鲜生店,阿里占据了零售端,在生产段采购时具有很大的议价能力,而且,阿里既可以全球采购,又可以直接生产,产销一条龙,占据市场主动。 电商介入传统零售的另一个渠道是所谓的赋能,比如京东提出流量赋能、效率赋能、用户运营赋能等,为传统零售业赋能,帮助传统零售完成互联网转型升级。阿里也想改造全国数百万家夫妻店,通过大数据为夫妻店提供市场热销的商品,阿里扮演着供应商的角色,又可以拥有终端消费大数据,反向对生产端占据主动。也就是说,所谓的赋能,主要是为获取线下零售商的大数据。未来,大数据将成为市场的王者,而生产与销售只是打工者。 我们可以看出,零售行业的垂直整合蕴含着巨大的宝藏,这是因为中国传统供应链过于落后,如果电商利用自己的互联网经验、大数据、品牌、资本等优势,介入传统零售领域的垂直整合,将逐步击垮传统零售企业。阿里、腾讯等并购传统连锁商业企业,就是为了占领销售端,并积累天量的大数据,这样才能通过集团采购、大数据等反向控制生产端,从而获取丰厚的中间利润。 考虑到中国每年超过30万亿元的零售额,而且在消费升级的过程中,中高端产品的需求增速快,利润高。这也是为什么阿里大规模推广盒马鲜生,而腾讯也跟着入股永辉,因为永辉子公司“永辉云创”年初也推出永辉超级物种,采用“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混合业态,与阿里巴巴战略投资的盒马鲜生类似。这种中高端的生鲜与餐饮模式,在消费升级时代市场需求大,利润空间更大,因此,阿里与腾讯两大巨头都在争先恐后的圈地。 不久前,马化腾在某个论坛接受采访时表示:阿里巴巴和腾讯都是强调赋能的企业,如果两家有不一样的地方,可能我看重的是被赋能者的安全程度,如果说被赋能者的收入、利润都在赋能者手中,那这就没有任何安全可言。这个判断对我们而言至关重要,就像人类目前担忧人工智能反客为主一样,如果一两家巨型企业控制了商业供应链以及市场大数据,那么,所有的供应商意味着只是代工者,而消费者也失去选择的自由,剩下的只有商业帝国。

划重点 -贾跃亭在财务上做出了浮夸的承诺,但日渐衰微的现金流根本撑不起他的野心。 -除非有新的资金注入,否则法拉第未来只能运营到年底。 -贾跃亭把管钱这事儿交给邓超英,但后者没什么经验来管理那么大一家公司。 -法拉第未来的知识产权是与乐视汽车共享的,贾跃亭的最终目标是用法拉第未来FF91的生产线去生产乐视汽车。

-2017年,法拉第未来的银行账户里常常是一分钱都没有。每月1200万美元的工资款,也常常是在发工资前几天存入银行户头。

本文由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零售业重整在即,外媒深度揭秘FF财务状况

上一篇:高端LED显示屏市场有效供给严重不足,多家券商 下一篇:潮流家电网,PC市场这么惨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