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历过调整裁员后,潮流家电网
分类:家用电器

12月12日,迅雷宣布了一项重大的人事任命:董事长邹胜龙宣布卸任董事长,原小米副总裁王川将出任新的董事长。 在这一任命宣布前一天,迅雷股价为15美元上下,比3个月前上涨了差不多4倍。这很好地解释了为何迅雷会此时选出新的董事长,因为这意味着迅雷云计算战略转型已初步成功,并取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 王川从2014年就开始担任迅雷董事,对迅雷比较了解,出任董事长后,迅雷将获得更专业、更有效的业务管理体系。

在印度发展得顺风顺水,却连欧盟的门都没进去,小米公司“MiPad”商标注册在欧盟吃了败仗。 2014年,小米公司向欧盟知识产权局申请将“MIPAD”注册为电子设备与通讯服务类商标。此举遭到了苹果公司的反对,并向欧盟知识产权局提出申诉。2016年,欧盟知识产权局支持了苹果公司的申诉,随后,小米公司向欧盟法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欧盟知识产权局的决定。 2017年12月5日,欧盟普通法院作出裁决,驳回小米公司的上诉,并认定“MIPAD”不得注册为欧盟商标。欧盟普通法院认为,无论是从视觉、语音还是词语概念角度来看,小米的“MIPAD”和苹果的“IPAD”都具有高度相似性,极易使公众产生混淆。欧盟知识产权局基于涉案两商标属于同类型产品与服务且具有高度相似性之基础,而作出的存在致使公众混淆之风险的判断是正确的。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崔逢铭认为,从诉讼救济的角度看,虽然欧盟普通法院驳回小米的上诉后,小米仍可以向欧盟最高法院提起上诉。但是,此次裁定将在一定程度上对小米打开欧洲市场的步伐造成阻碍。 商标品牌保护意识亟待加强 自深入推进实施商标品牌战略以来,中国企业的海外商标注册与保护情况不断改善。相关统计数字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中国马德里国际商标累计有效注册量已达2.227万件。不过,在积极“走出去”的过程中,中国企业和品牌仍然屡次遭遇商标阻击,有超过一半的出海企业因为遭遇知识产权纠纷而被迫应诉。 2017年8月31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发函称,一名外籍商人将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120多个中国玩具企业的厂名及商标以个人名义在智利工业产权局申请注册。幸好,在中国商标主管部门的支持下,澄海玩具协会联合企业赴智利展开维权,目前绝大部分商标已经收回。 相比之下,十几年前的中国“大牌”就没那么幸运。 提到联想公司的“Lenovo”标识,大家都耳熟能详。不过,联想公司最初的英文标识是“Lengend”。伴随着成千上万的联想产品进入寻常百姓家,其品牌价值在当时已高达200亿元。2001年,联想开启国际化发展步伐时却发现,“Lengend”标识早已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被100多个公司申请注册了商标,注册范围涵盖计算机、食品、汽车等各个领域。由于和上百个公司谈判费时费力,2003年联想公司将“Legend”更换为“lenovo”。 除了联想之外,海信的商标出海也是道路曲折。 1999年,德国博西公司在德国申请注册“Hisense”商标,核定使用在第7类、第9类、第11类商品上。同年,“海信”与“Hisense”商标在中国被认定为驰名商标。获准注册之后,博西公司又于当年申请了马德里国际商标注册和欧共体商标注册,并且要求了优先权。这令海信在欧洲的商标注册受阻。直到2005年,海信与博西公司在北京达成和解协议,“Hisense”商标才得以完璧归赵。 作为企业重要的无形资产,商标是现代市场重要的竞争工具,在海外遭抢注后,一般有三种解决途径:赎回商标,放弃市场,另换商标,这对企业打开销路、发展品牌而言十分不利。 中国家用电器协会副秘书长标准法规部主任万春晖告诉中国家电网,地域性是商标权的重要特点,在国内注册的商标在其他国家一般并未受到法律保护。商标是品牌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引起企业的重视。 “除非国与国之间达成特定的协议、公约或者救济途径,否则商标被抢注会给企业带来很大的麻烦。”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徐新明认为,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品牌或商标是提高产品溢价的重要途径,所以做好商标和品牌保护工作对中国企业出海具有重大意义。 在2017年度中国家用电器协会外贸工作座谈会上,中国家用电器协会副理事长徐东生强调,中国家电外贸正在从单纯产品出口向产品、服务、技术、资本共同输出转变,从单一价格竞争优势向技术、品牌、质量、服务综合竞争优势转变,优良的品质、丰富的内涵、精准的服务将成为外贸发展的新动力。 因此,如何运用各种综合手段把外贸风险降到最低,已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必修课。一方面,中国企业进军国外市场,保护自身商标品牌权利,必须了解国际商标领域的“游戏规则”;另一方面,政府和行业机构应该进一步加大商标海外维权法律援助力度,协助企业解决海外商标注册与维权问题,同时指导企业建立商标海外侵权预警和应对制度,提升风险防控能力。 “走出去”战略“商标先行”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进入了由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转变的重要阶段。在经济转型时期,国家以深化商事制度改革为契机,以商标注册便利化改革为突破口,以商标品牌有效运用和依法保护为重点,以提升中国品牌竞争力为目标,正在着力构建企业自主、市场主导、政府推动、行业促进和社会参与的商标品牌战略工作格局。 2017年5月17日,国家工商总局出台《关于深入实施商标品牌战略推进中国品牌建设的意见》。《意见》指出,国家将通过主动参与商标领域国际规则制定、加强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合作、加大自主商标品牌海外宣传支持力度、探索建立中国企业商标海外维权信息收集平台等途径,维护我国企业商标合法权益,加快培育以商标品牌为核心的国际竞争新优势,为中国品牌“走出去”构建更加公平的国际营商环境。 2017年10月27日,工信部、商务部、工商总局、知识产权局等十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发挥民间投资作用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强调,支持企业运用商标品牌参与国际竞争,健全企业商标海外维权协调机制。引导企业在实施“走出去”战略中“商标先行”,通过马德里商标国际注册等途径,加强商标海外布局规划,拓展商标海外布局渠道。探索建立中国企业商标海外维权信息收集平台。进一步加大海外商标维权援助力度,协助企业解决海外商标注册与维权问题。 针对国内商标出海频遭阻击的情况,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综合处处长陈奎在近日召开的媒体通气会上回应,目前已采取一系列应对措施,今年初已经起草了一个关于进一步加强商标海外维权工作方案,下一步将积极推进这个方案出台。

弥漫了大半年的调整阴霾如今依然笼罩着魅族。 在经历过调整、裁员、渠道收缩后,魅族科技近日下达了内部邮件,对公司组织构架和相关高管职务进行调整。在邮件中,魅族创始人黄章开始亲自掌管多个核心业务部门,而在过去几年,“技术狂人”黄章在魅族的时间更多是花在产品研发上,鲜有出面的时候。 不过,在一场魅族的内部会议上,黄章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我虽然不来公司,但当魅族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如果魅族不在,那我也不想在了。”在智能手机增长放缓的大环境下,也许黄章开始意识到,摆在魅族面前的调整时间并不多了。 在市场调研机构赛诺的数据中,魅族手机过去一年的销售数量一直在下滑。在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赛诺第三季度国内手机销售数据中,魅族在当季的销售量为38万部,而去年同期的数据为87万部,下滑将近60%。而在今年的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魅族的销量分别为64万以部及45万部。也就是说,在前三个季度,不算魅蓝品牌,魅族手机卖出去不到150万台。 对于曾经希望只为“梦想”做手机的黄章来说,150万台的单品牌销量显然已经无法支撑这个梦继续走下去,“稳增长、创利润、挺进IPO”,这个两年前提出来的市场目标现在看起来变得有些遥远。“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资本的压力下魅族似乎又回到了原点,走学生人群稳住盘子,利用配件等产品进行造血成为魅族眼下的不得已之举。”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记者说。 历年来最大调整 这也许是魅族近年来最大范围的一次架构和人员调整。 魅族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和之前的分拆事业部不同,此次调整除了涉及组织架构外还有高管职位变动,包括白永祥、杨颜、李楠在内的魅族元老都有所涉及,但核心是黄章开始真正意义上统管公司。 从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邮件的内容来看,魅族此次把三个原本更低层级的业务提升到事业部级别,包括成立海外事业部,负责公司产品的海外业务,完成公司海外经营目标,原海外营销部职能移至海外事业部;成立配件事业部,负责公司配件产品的研发、市场推广及销售工作。原魅蓝事业部配件研发、市场推广及销售职能平移至配件事业部:原魅族事业部下的融合产品部职能平移至配件事业部;原PQCS中心下的PMC部职能平移至供应链中心,PQCS中心更名为QCS中心。 伴随着架构调整,魅族的多位高管职务也有所变化。比如,Flyme事业部总裁杨颜接手了电商事业部和配件事业部,郭万喜为魅族事业部副总裁,负贵魅族事业部销售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同时兼任海外事业部总裁,负贵海外事业部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 虽然魅族官方并没有对此次调整有正式的公开回应,但在分析师人士看来,这是魅族在探索盈利出路半年后所做出的一个选择,黄章的“收权”更是可以看出魅族对盈利的渴望。 “魅族曾经是2016年手机市场上转型的典范,但小米等品牌渠道下沉后,魅族的双品牌战略根本动弹不了,特别是高端机方面,竞争力不强。”孙燕飚对记者表示,在高端市场屡屡碰壁的魅族在上半年开始尝试配件路线,目前来看应该是摸到了门道,所以才进行了这次的调整。 “配件市场的平均毛利率超过50%,耳机产品的利润更高,魅族利用原有渠道做配件市场的话还是有竞争优势,但在手机市场上,魅族想要在中高端市场站稳脚跟还需要很长时间。”孙燕飚对记者说,魅族从学生市场起步,虽然这一年也尝试了高端市场,但在市场高压以及换机红利逐渐消失的大环境下,又被打回去做学生人群也算是预期范围。 以今年七月底发布的魅族PRO7为例,不管是产品的口碑还是销量,魅族PRO7都算不上成功。12月11日,在魅族架构调整的当天,记者在京东等电商平台看到了PRO7更是打出“全渠道最高直降600元”的促销计划。 资本与市场重压下的“失速” 魅族创始人黄章对这家公司的追求是“小而美”,要“做心中的手机,卖给喜欢的人”,并非服务大众市场。但到2015年,魅族的销量增长了350%的同时,人员规模也增长到接近四五千人。 中间的变化始于黄章内心对于资本市场的“新认识”,在2014年春节过后,他对员工说,魅族过去是用利润滚动发展,是普通的养猪术,但融资发展是养“火星猪”,后者意味着魅族开始向全产品系列扩张,价格要延展到千元以下,将盘子做大。 并且,2015年魅族引入阿里巴巴作为战略投资者时,就已经有了登陆资本市场的计划。黄章曾喊出“稳增长、创利润、挺进IPO”的目标。 “从以前的利润优先,变成了销量优先,这样才能成为移动互联网入口。”一位魅族的高管曾公开表示。于是,这两年魅族成为手机圈中发布会开得最多的厂商,产品型号纷繁复杂。 但今年智能手机的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即便是OPPO这样的“渠道之王”也对整体市场表现出了悲观情绪。OPPO副总裁吴强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今年手机市场相比去年整体要下滑约10%。“在市场最困难的时候,能够活下来就是最重要的。”吴强说。 大品牌打仗,小品牌遭殃,魅族市场上遭受到了来自渠道、市场、供应链等来自多方的压力。 “魅族过去以专卖店为主,魅蓝出现后开始做电商,近两年开始借助国代进入大连锁。”赛诺的一名分析人士对记者说。但从市场数据来看,渠道的扩张并没有让魅族的渠道结构有根本性的变化。 在赛诺的三季度渠道结构表中,魅族的专卖店依然占据了49%的市场比例,而运营商营业店为7%、通信连锁店和独立店的数据为16%和20%,相比去年同期的数据并无明显变化。2016年第三季度,魅族的通信连锁店和独立店的占比分别为15%和14%。 孙燕飚对记者表示,资本对盈利的要求让魅族过去几年走了不少弯路,渠道方也赚不到钱,也导致了部分魅族部分店铺面临关门的风险。“未来魅族的突破点在海外市场以及国内的学生市场,稳扎稳打,实现自我造血才是当下之急。”孙燕飚说。

本文由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经历过调整裁员后,潮流家电网

上一篇:富士康要在上交所上市,Pro国行版近期发售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