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构企业品牌塑造策略,理想主义者
分类:五金工具

铝道网】品牌,即一种复杂而独特的商业关系和符号,它由消费者主导,由企业创造与呵护、通过产品和消费者来表达,并且包含了产品、消费者与企业三者之间关系的总和。品牌对于一个企业的发展来说极其重要,没有品牌就没有企业的稳定发展,更谈不上企业的长期持续发展。中国钢结构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品牌的作用日益突出,没有品牌的企业生存将越来越难,甚至步履维艰。 钢结构行业在中国的发展时间不长,大约有七八年的时间。民营钢结构企业的发展时间同样也只有几年的时间。许多民营企业虽然重视了品牌的重要性,但是由于民营企业决策者自身品牌观的束缚以及中国品牌人才的缺乏,致使大量民营钢构企业无法进行专业的品牌塑造,同时也很难在品牌塑造上取得大的进展。基于这样一种行业状况,笔者结合自己多年的品牌实战经验和理论基础,在此谈一谈民营钢构企业如何有效的进行品牌塑造。希望拙作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促使业内同行来共同探讨中国民营钢构企业的品牌塑造问题,为中国钢结构业的发展以及国际竞争力的提高贡献一份力量。 靠前,企业决策者要充分理解品牌的内涵,并树立正确的品牌观。许多民营企业决策者尽管口口声声说要打品牌、树品牌,但实际上对品牌多是一知半解,不明白品牌究竟为“何方神圣”,更不知道该如何塑造品牌。甚至有些决策者认为,塑造品牌就是做广告,于是企业就不停的做广告,以致出现钢构企业大做电视广告的现象,其结果是知名度大大提高了,但提高的不是在目标消费群体之中,而是在大部分与钢构消费无关的群体之中。而且,即便针对目标消费群体,通过广告轰炸提高了品牌知名度,也并不能证明是品牌塑造的成功。实际上,广告只是品牌塑造的必要手段,塑造品牌离不开广告,但不能只有广告,除了做广告,企业仍有大量的事情要做,以面提高品牌知名度、美誉度和忠诚度。另外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由于钢构企业的品牌塑造尚处于起步阶段,没有成熟的系统的理论可供参考,所以许多企业不仅塑造品牌的方式盲目跟风,连做广告也盲目跟风,致使大量的广告费“打水漂”不说,更严重的是影响了企业的品牌塑造进程。例如,笔者所在区域为钢结构行业五大板块的苏杭板块,钢构企业热衷于做路牌广告,一块广告牌少则20多万,多则近百万,实际效果如何虽然暂时不能定论,但是把有限的广告费大量投入到路牌广告上显然是极其失策的。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先有个广告预算,然后依据钢构行业的特点,按照轻重缓急来分布广告费,充分考虑可以借助的媒体,以达到品牌的整体提升。附带提一提,“非典”时期外出人口的减少,必然会影响到户外广告的实际效果,尤其是机场附近的路牌广告以及机场内部的灯箱广告,需要投放户外广告的企业决策者更要慎之又慎才是。当然,企业决策者树立正确品牌观的直接方式还是聘请专业素质过硬、综合能力强的企划人,由企划人负责企业的品牌塑造,企业决策者主要起到一个宏观监督作用。 第二,要给品牌取一个恰到好处的名称。钢结构企业品牌命名主要应遵循以下原则:简洁,新颖,响亮,有气魄,方便记忆;适应市场环境;具有一定的意义,能够暗合功能或启发联想;个性突出、风格独特并且符合钢构行业特征;遵守国家相关法规。例如“潮峰钢构”的品牌命名,“潮峰”既具有时代感、科技感、卓越感,同时又暗含着“搏击潮头,永踞高峰”的“潮峰”精神。此外,“潮峰”的英译“triumpher”也十分成功。英文中无“triumpher”一词,但是依据英文构词法,“triumph+er”可以理解为“胜利者”,既保证了“音近、意同”,也避免了未来参与国际竞争可能引起的纠纷;相反,极端的说,如果一个钢构企业把品牌命名为“夏香钢构”,则显然是不合适的。

铝道网】“我一直都明白,公司有两个史蒂夫和迈克,如果我不能获得他们的支持,就会离开。”曾任苹果首任CEO的迈克·斯科特这样说。两个史蒂夫指的是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两个迈克指的是苹果公司董事长迈克·马库拉和他自己。 早年的乔布斯和沃兹行事乖张,而且前者一直觉得自己才是苹果公司的真正拥有者,因此从内心深处无法接受一个外人对他指手划脚。 007的传奇不只在电影里 “员工号码是我安排的。我之所以是7号员工是因为我喜欢‘7’这个数字。我其实是第5名员工,所以007只是个玩笑而已。”斯科特曾这样回忆苹果公司初创期的点滴。 苹果主要投资人迈克·马库拉和斯科特是老交情,他们都于1968年前后进入仙童半导体公司。后来,马库拉去了英特尔,斯科特则到了国家半导体公司。 1976年,从英特尔退休的马库拉打电话告诉斯科特,他遇到了两个希望开发家用电脑的年轻人,他想要斯科特进入这家公司,管理公司。由于看好苹果公司的远景,斯科特表示愿意牺牲原来一半的薪水。 斯科特回忆说:“我跟他和两个史蒂夫见面了,并且阅读了商业划。我认为这份计划完错误,因为里面说德州仪器将成为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由于种种原因,德州仪器从未真正进入PC业务。” 沃兹给斯科特留下的印象是缄默少语,而乔布斯则是能言善辩。 此时的乔布斯还没有被美国商界接受,风险投资人唐·瓦伦丁曾称乔布斯是“人类变种”。金融家阿瑟·洛克曾说:“那时,乔布斯和沃兹并不是非常受欢迎的人。”在一个正式聚会晚宴上,乔布斯穿着一条破旧的牛仔,上身是不合时宜的衬衫,外面套件大礼服。 马库拉因此多次委婉地劝乔布斯修整一下仪表,说一本好书也需要好封面。马库拉自己只想做出资人,并不想当苹果的管理者。沃兹只对技术感兴趣,也不想管那些让他心烦的琐事。乔布斯虽然不想放弃权力,但也知道自己无法操控公司。马库拉向乔布斯做出了保证,说请斯科特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苹果公司的长远发展。 于是,在当时主流商业社会中已有一席之地的斯科特成为苹果首任CEO。1977年6月,苹果公司只有十名员工,公司境况糟糕。斯科特的老朋友们认为他明珠暗投,其中一位好心的女士看着苹果公司的电脑说:“这玩意会卖给谁?”她称自己已准备当斯科特境遇不好时,掏钱给他买午餐。 在斯科特的管理下,苹果公司开始走上正轨。他回忆道,那时候“大家分工明确:沃兹制作电路板,乔布斯处理AppleⅡ的其他事情,马克库拉负责营销,我则负责将产品投入生产以及其他所有的商业工作”。不过,当时他较大担心的是能否与乔布斯合得来。 调教两位苹果创始人 一次开会时,乔布斯把他的凉鞋搁在了桌子上,桌子另一端是马库拉在抽烟。“一边是烟鬼,另一边则是一双臭脚……大家都很不爽。”别人都敢怒不敢言,斯科特只好站起来制止乔布斯的举动,因此引发争执。 斯科特说乔布斯“从不会隐瞒他的想法和立场,从不拐弯抹角”。他对乔布斯表明态度也是开门见山。一次,他把乔布斯约到公司的停车场,直白地告诉对方应经常洗洗澡,以免身体散发异味。因为当时乔布斯以水果当饭,认为自己用不着常洗澡,结果是员工们对乔布斯退避三舍,不愿和他呆在一块儿。 1977年圣诞节,苹果举办了一场宴会。吃素的乔布斯想要一份素餐,不知道处于何种考虑,斯科特竟然没有同意,结果乔布斯暴怒。琐事加上工作上的分歧,导致两个人心结很重,他们经常发生争执,这被称为苹果公司的“斯科特战争”。 乔布斯23岁生日时,有人在乔布斯办公室门前放了一个白玫瑰花圈。斯科特平时较喜欢白玫瑰,有人推测这个应该是他送的。斯科特还喜欢传播乔布斯的糗事,譬如乔布斯有段时间曾有个独特的放松方式——他累的时候会坐在马桶盖上,把脚放进池中,然后冲水放松。斯科特津津有味地向员工们讲述这类故事,加深乔布斯“怪人”的形象。 在这段时间里,苹果董事长马库拉虽然像护犊子般地关爱着乔布斯,但他经常支持斯科特修理乔布斯,斯科特让乔布斯的权力范围有了边界。斯科特称:“公司增长过程中较重要的事情是培养人,你需要尽你所能地培养员工和其他所有人,以便实现公司的增长。这与出售产品同等重要。” 斯科特认为乔布斯不具备这个能力,因此“我们当年从不让他参与太多的人事工作,因为他不会监督他们,不会及时给予评价或者表扬,也不会关注员工的健康”。斯科特曾打了个比方,说乔布斯像时速90英里的蜂鸟飞来飞去,因此得有人镇镇他才行。 在早期的苹果公司里,不仅仅是乔布斯给斯科特带来无穷的麻烦,沃兹也给他添堵。斯科特发现自己很多的时间花在“当两位创始人的保姆”上。 1977年的一天,沃兹与早年私造“蓝盒子”时认识的约翰·德雷普又勾搭上了。当年的“蓝盒子”可用来盗打电话,德雷普堪称黑客鼻祖。沃兹给德雷普在苹果公司弄了一间办公室,让他为苹果电脑设计一种数字电话卡,把苹果电脑变成了一个放大版的“蓝匣子”。早年“蓝匣子”危害能力与它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据说,十几台配备此卡的苹果电脑就可紊乱当时全美的电话系统。 斯科特听说此事时,极度震怒,这是一个正走向正轨的公司,不是过家家,更不是黑客基地,沃兹此举可能会把苹果带入万劫不复之地。斯科特嚷着要开除沃兹,沃兹见势不妙,让德雷普赶紧收拾东西走人。 不过,沃兹虽然顽劣,但他从不挑战斯科特的权威,至少当面不。此后,沃兹遁入他的技术象牙塔,对公司的管理几乎不置喙,斯科特也放他一马,把精力主要放在调理乔布斯这个大“刺头”上。 剥夺乔布斯实权

铝道网】北京的一家咖啡店,是较近一个月星辰急便董事长陈平较常去的地方,在这里,他已经接待了无数批各种各样的人,有急着讨债的,有洽谈合作的,还有一些来出主意的老朋友。 一个月前,陈平经历了北京、上海等国各地多个主要运营地的“人去楼空”,自己甚至被冠上了“跑路老板”的称号,自己二次创业、一手创办的星晨急便公司,也一直被破产传闻缠绕。 “不管我有钱没钱,有能力没能力,这个月总要先给大家一个交代,把债务和账目搞清楚,毕竟牵扯到3万人的吃饭问题。”昨天,接受采访的陈平在电话那头,亮堂的嗓门与3年前初创星晨急便时如出一辙,完全听不出赔上自己5000多万资产后依然债务缠身的愁苦。 这已经是年过半百的陈平在中国这个混乱而潜力巨大的快递行业中的第二次折戟。在这位军人出身的企业家身上,一直充斥着创业的激情和变革的勇气,不过,与之相伴的则是激进与冲动,以及对风险充分评估的欠缺。 “星晨急便之殇,其实也可以作为一心想在中国的快递业分一杯羹的各路资本借鉴的样本。”一位行业内人士指出,在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驱动下,要真正玩转快递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创业激情 1994年,从日本留学归来的陈平,与其二哥陈东升(目前为泰康人寿董事长)各出25万元,创立了宅急送的前身北京双臣快递有限公司。此前,他在部队度过了十三载的生活,军人出身的经历,也决定了陈平身上强烈的使命感和创业激情。 一位原宅急送的员工这样评价陈平:点子很多,市场意识很强,还很平易近人,但就是想到什么就要立刻去做,每次变革都有些过于着急。 比如在传统从事B2B递送的宅急送筹备上市并引进两亿元战略投资落定之前,看中了C2C小包裹递送前景的陈平,就匆忙启动了大刀阔斧的公司内部结构变革和规模扩张,结果金融危机的到来令引资和上市梦碎,变革和扩张带来的资金压力立刻凸显。 较终,宅急送被陈平的二哥陈东升、大哥陈显宝接管,而心有不甘的陈平,在2009年再次重整旗鼓,创建了全新的快递品牌星晨即便,并很快获得了阿里巴巴的注资。 收购梦魇 二次创业的陈平,依然保持着创业者的那份激情,以及快速扩张的胆量。不到三年时间,星晨急便就通过全国招揽加盟商,发展成为拥有150多个运转及分拨中心、3800多个网点的全国性快递企业,一切看起来还算顺利,直到与另一家民营快递企业开始一场“未婚同居”的婚姻。 2011年11月,通过与一家名为“鑫飞鸿”的华南快递公司签署收购协议,陈平原本希望通过后者的网络平台继续做大规模,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没想到不到四个月就被拖向了深渊。 “与鑫飞鸿的合并,董事会一直没有批准,因为这家公司背了4000万的债务几近破产。”陈平回忆,但当时的他看到的更多是鑫飞鸿在华东和华南的快递平台价值,他认为只要控制了平台,一切都好说。 当时的陈平,完全低估了整合的艰难。由于两家公司的文化完全不同,还有不少网点是重合的,在整合期间,两家公司都在抢单子,网点之间还经常会为争地盘吵得不可开交,较终,合并带来的协同效应还没看到,星晨急便已经出现问题。 如今,鑫飞鸿的创始人已经带着其部分管理层,加入了中铁物流集团旗下的飞豹快递,留给陈平的,却是一笔说不清道不明的债务。“现在鑫飞鸿的班车司机还在找我们讨债,可两家在法律上还没有真正合并,目前我已经请了律师,准备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陈平昨天说。 同时,陈平对记者透露,公司正在与新的投资者洽谈增资,目前参与洽谈的两家潜在投资者包括一家国外大型电商,另一家是房地产商;增资后,星晨急便原股东可能会出让控股权。

本文由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发布于五金工具,转载请注明出处:钢构企业品牌塑造策略,理想主义者

上一篇:企业的灵魂,推动央企产权管理再上新台阶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