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宇集团,管理模式
分类:五金工具

铝道网】在与香港某企业探讨人力资源方案时,我们发现香港员工不喜欢薪酬中浮动的比例过大,对十三薪、花红非常在意。TCL收购汤姆逊公司后在法国开会的时候,业绩好的销售人员坐在前面,业绩差些的坐后面,与法国人按等级、资历固定的座位排序方式形成了鲜明对照。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企业管理风格的不同造就了不同的管理模式。那么,什么是管理模式,其作用如何,怎样构建管理模式呢? 企业管理模式及其构成 管理模式是企业为实现经营目标,组织其资源、经营生产活动的基本框架和方式。与商业模式、营销模式相比,管理模式处于中间地位,相当于投入产出之间的黑箱子,偏重内部业务组织、职能管理方面的框架设计。商业模式是企业整体的赢利模式,管理模式是对商业模式的支撑和保障,营销模式则是商业模式的具体实现。设计再好的商业模式,也需要管理模式来组织资源并进行运营管理,并依赖营销模式来与外界进行交换获取价值。因此,管理模式是联系经营模式、营销模式的纽带,是保障商业模式落地,实现所有模式运营效益的根本手段与核心驱动力。 管理模式由管理理念、组织形式、管理方法三个要素构成。管理理念是管理模式的精髓及核心指导思想,任何管理模式都体现了一定的管理思想,是对管理本质的一系列认识。香港、法国的薪酬、晋升模式,反映了发达社会对科学、稳定管理的追求,我国的很多企业像TCL一样重视对基层业务单元的业绩激励,反映了发展中经济对效率、增长的重视。 组织形式是该管理模式的基本组织特征。根据不同的理念指导,企业采取不同的组织形式。例如,偏好稳定等级制度的企业,会采用固定工资占较大比重的薪酬模式;而业绩导向的组织,薪酬中浮动的部分会占更大的比重,而且会赋予一线管理者更多的权限对员工的收入根据其绩效进行调节。 管理方法是该模式具体运行的方式、策略,是一系列方法、手段的组合。反映了企业如何对业务、职能的运行进行控制。管理方法具有很强的可借鉴性,并且可以用穷举的方法列举,充分反映了管理者的实践智慧。同样的管理方法,也有可能适用于不同的组织形式。 管理理念指导组织形式,组织形式概括并反映出某种管理理念,管理方法则是理念和组织下的一系列手段的集合,这三者共同组成了丰富多彩的管理模式。 管理模式面面观 我们为什么要提炼和关注管理模式?这是管理趋同论导致的结果。趋同理论认为,由于许多公司采用共同的技术、结构和方向,学习和应用“较优路径”,各个领域的较优管理实践得以普遍推广。人们试图提炼较佳管理实践(BMP,Best Management Practices),将其模块化、标准化,探索其可复制性,在其他企业进行实验和应用,那些能够在其他企业证明有效的模式被认为是成功的。从这个角度讲,的管理模式是个性(帮助某个企业获得成功)和共性(在其他企业同样获得成功)的统一。那些不具备复制性、模仿性、推广性的模式,往往得不到企业家和管理学家的关注。 从宏观上进行探索,试图寻找突破性的、统一性的模式,一直是中国管理学者的兴趣所在。上世纪80年代初,跨国企业实行适合中国国情的管理模式,由一批职业经理在中国企业进行示范性管理,结合中国国情总结出A管理模式,对我国改革开放初期企业的规范管理起到了一定作用。较近又有一种C管理模式,从宇宙、人体角度出发对管理进行了哲学思考,但这种大而化之的管理模式具有多大的实践性仍有待检验。

铝道网】大宇集团是韩国四大企业集团中历史较短的新兴企业。1967年由金宇中创建,初创时主要从事劳动密集型产品的生产和出口。20世纪70年代侧重发展化学工业,80年代后向汽车、电子和重工业领域投资,并参与国外资源的开发。大宇集团鼎盛时期总资产高达640亿美元,营业额占韩国GDP的5%,业务涉及贸易、汽车、电子、通用设备、重型机械、化纤、造船等众多行业,国内所属企业多达41家,海外公司数量创下600家的记录。金宇中被美国《幸福》杂志评为亚洲风云人物。大宇集团曾经是韩国民众心目中的骄傲,大宇汽车仅用不到20年的时间崛起成为世界汽车业的“巨无霸”之一,创造了汽车业的一个速成神话,而且其迅速扩张成为一个多元化的庞大商业帝国。1999年,大宇集团过分扩张引发经营不善,因负债800亿美元而轰然倒闭。为了逃避被捕的命运,金宇中也开始在世界各地辗转流亡。在奔波了五年多后,他自动投入法网。 一、脚踏实地的创业历程 大宇集团的创始人金宇中1936年12月19日生于大邱的一个书香门第。父亲是大邱师范学校校长,并兼任汉城商业大学教授。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随着战争的逐步升级,金宇中的家境日渐衰落。父母不得不暂时离开汉城外出避难,家中仅留下刚满15岁的金宇中,带着九岁弟弟和七岁妹妹,过着清贫的生活。为了不让弟弟妹妹挨饿,他先后卖过冷饮、卖过萝卜。后来母亲带他们离开汉城前往大邱。金宇中靠卖报的收入苦苦支撑着一家人的生活。1952年夏天母亲带他们到釜山投靠在军队工作的二哥。不久金宇中仍回大邱,一面卖报,一面在战时联合学校读书。1954年金宇中考入京畿高等学校的高中,1956年考入延世大学商经学院经济系。在大学期间,金宇中如饥如渴地汲取着书本知识,1960年3月大学毕业。汉城实业株式会社社长金容顺是金宇中家的邻居,他早就看准金宇中是个难得的人才。当金宇中大学毕业后,他就力邀其前往汉城实业工作,并允诺有机会就送其出国留学。金宇中接受了邀请。 汉城实业主要从事纤维制品、纺织品和化肥等的出口业务。金宇中在实践中很快便熟练掌握了业务,并主要负责纤维制品的进出口工作。由于企业投资失败等原因,汉城实业逐渐陷入困境。在企业倒闭之前,金容顺社长决定派金宇中赴英国留学,以实践他当初许下的诺言。1963年初,金宇中收到前往英国留学的通知。当时,从汉城去英国没有直达航班,必须从东南亚绕道而行,金宇中便准备在途中多停留几个城市,以了解信息和增长见识。他来到新加坡,看到这里的纺织品几乎是越南的产品,而韩国纺织品的质量决不亚于这些产品。于是,他来到一家纺织品商店,与店主商讨有关向新加坡出口纺织品事宜。想不到双方一拍即合,立即定下了100万码的贸易量。接着又与几家闻讯而来的大公司再签下100万码合同。金宇中毅然放弃留学机会,揣着200万码的贸易大合同,兴冲冲地回到汉城实业。他要求全权负责这批纺织品的出口任务。金社长答应了他的请求。任务重、时间紧,金宇中日夜兼程,拼命工作。由于他指挥有方、措施得力,终于在规定的期限内出色地完成了200万码的生产任务。这笔业务使汉城实业获得了很大的经济利益,不仅还清了债务,还随着出口业务的兴旺,实力大增。金宇中的热情更为高涨,频繁往来于东南亚地区,一边扩大出口市场,一边开发出口产品。由于他在对外贸易中恪守信誉,价格公平,故在东南亚一带名声鹊起,获得“纺织品出口大王”的称誉。这个阶段,是金宇中增长知识才干,积累知识资本的时期。 1966年,金宇中提交辞职报告,拟出国留学。大都纤维会社社长都再焕力劝他放弃留学,自己创办事业,并愿意借钱给他共同创办会社。经过慎重考虑,金宇中决定与都再焕合办会社。1967年3月22日,大宇实业株式会社正式成立,“大宇”取自大都纤维会社的“大”和金宇中的“宇”。创业之初,大宇实业仅有5名职员,资本不足1万美元,借用一间办公室。那年金宇中刚刚31岁。他利用原来搞纺织品出口的优势,把经营重点置于国际市场,很快在新加坡获得了价值30万美元的纺织品订货合同,并向泰国出口了价值1.5万美元的尼龙织物。当年年底,大宇实业的出口额达到58万美元。在“出口就是爱国”座右铭的激励下,金宇中通过大量出口,在国内外树立大宇实业的信誉和知名度。 1968年,大宇实业得知日本三菱会社推出醋酸盐丝新产品,金宇中立即与之签订销售合同,买下其全部产品加工成布料后,再制成衬衫销往美国,果然大受欢迎。1968年,大宇实业的出口额达到292万美元,比上年增加4倍以上,纯利润也猛增了4倍。金宇中当年11月便获得由总统颁发的产业奖章。 1969年,国际纺织品市场不景气,大宇实业遇到困难,大都纤维会社决定抽出股份,与金宇中解除合作关系。从此,大宇实业确立了金宇中为社长的经营体制。1970年,韩国纺织业原料严重不足,金宇中大胆地从日本购进乏人问津的二等人造纤维。这种材料加工成品需增加劳动量,但质量并不受影响,且价格便宜。金宇中购进人造纤维后制成布料再制成衬衫等服装出口到东南亚市场和美国市场,由于物美价廉,在国际市场成为畅销货,从而获得巨额利润。当年出口额比上年增加216%,金宇中获得政府颁发的“铁塔产业勋章”。 1971年,美国对韩国实施纺织品出口限制,由于金宇中事先得到信息,预先作了相应准备,大宇实业得到超过韩国任何一家企业的对美出口份额。同时,为进一步占领美国市场,金宇中努力开发新产品和高档产品,成功地使大宇的服装进入美国一些著名商场。1972年,大宇实业的出口额达5,278万美元,居全国第二位,金宇中获得了韩国企业家的较高荣誉“金塔产业勋章”。1974年,世界经济萧条,但大宇实业出口额持续高速增长,突破了1亿美元大关,资本比创业时增加了800倍。 大宇实业从1967年创建,历时7年便顺利完成了资本的积累。1967年出口额为58万美元,1968年达到292万美元,比上年增加4倍以上,1969年出口额比上年增加216%,1972年出口额达5,278万美元,1974年出口额持续增长并突破了1亿美元。金宇中的成功有三点是颇为关键的。一是金宇中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坚持完成了学业。他从小卖过饮料、萝卜和报纸,当过多年的报童,较终以优异的成绩大学毕业,掌握了渊博的知识。二是在汉城实业时期,金宇中积极认真地从事纤维制品的进出口工作,掌握了相关知识,熟悉了进出口业务,获得“纺织品出口大王”的称誉,积累了相当雄厚的知识资本,为其创建自己的公司打下了坚实基础。三是创建大宇实业后,选择了正确的经营定位,把经营重点置于国际纺织品市场,并善于掌控信息,采用新原料,开发新产品,使其掌握的营销知识资本和技术知识资本得以充分发挥效能。金宇中是靠知识资本的增量和运作获得了创业的成功。 二、适度扩张的多元化经营 大宇实业在1975年5月被韩国政府有关部门指定为多元化经营的综合贸易商社。综合贸易商社在财政、金融、税制、进出口、扩大经营范围等方面享有政府给予的种种特惠政策,当时韩国只有少数大企业集团才具备这一资格。金宇中便以此为契机,进行适度扩张,不断调整管理机制,在海外许多地区设立分支机构。1976年,大宇集团经营范围扩展涉及纤维、重工业、建筑、电子、金融、化学等领域,下属企业增至23个,海外分公司为29个,员工人数增至3.5万人。集团向7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口3,000多种商品,对外出口额达到3.188亿美元,纯收入达140亿韩元。1978年,大宇集团的出口额超过7亿美元,跃升为韩国靠前大出口企业。 金宇中的业务扩张是谨慎而稳重的。大宇集团旗下的企业大多是接收别人经营过的企业。金宇中认为,在经营资金不足的情况下,与其建新厂不如接收亏损企业,这样可以缩短建厂时间,减少精力消耗。这些企业一般基础较好,只要合理经营,注入知识资本,很快就能使企业转亏为盈,进入良性循环轨道。大宇实业接收的靠前家企业是世昌织物工业社,该社当时是韩国一级大型企业,拥有较先进的机器设备,但经营不好,造成亏损。金宇中花1.5亿元巨资将这家企业买下,重用专业技术人员,充分发挥设备优势,很快扭亏,实现了连年盈利。为了发展机械工业,金宇中买下了规模大、设施完善、技术力量强,但却严重亏损、负债累累的韩国机械。接管韩国机械后,先从企业管理着手,大刀阔斧地进行整顿,狠抓提质降耗,积极推销产品,使企业上下呈现出一派紧张有序的工作气氛。接着,他着手精简厂级领导干部,重用和提拔大批技术人员,并在资金困难的情况下解决员工的福利,极大地调动了员工的生产积极性。金宇中用了1年时间,使具有40年亏损历史的韩国机械扭亏为盈,被评为企业,金宇中也因此而获得“韩国较经营人”的称号。金宇中从20世纪70年代起接连接管亏损企业,并连获成功,被人们称为能使企业绝处逢生的高手。 1978年,金宇中开始进军造船工业,成立了大宇造船工业株式会社,筹建玉浦造船厂。1981年10月,玉浦造船厂竣工,使韩国每年的造船能力由280万吨跃升为400万吨,成为世界第五的造船大国。玉浦造船厂拥有世界较大的单一船坞等一系列先进设备,其建造的靠前艘货船下水,被美国的世界海运权威杂志评选为当年世界各国造船厂所建造的较的船舶。

铝道网】这一幕早在六年前就应该出现,可惜晚了六年。4月10日,北京,JW万豪酒店,经历了裁员风波和经销商退网事件的比亚迪总裁王传福,首次携一众高管集体出现在媒体的镁光灯下。 “一路走来,风风雨雨,曾经犯过错误,但调整中的比亚迪期待二次腾飞。”走上台前的王传福,开场辞简单而直白。后面的态度更直白——宣布涵盖比亚迪全系车型的“4年或10万公里”超长质保期。这是一个日系、德系、美系车企尚未触碰的领域,甚至连以质保见长的韩系车企也甚少采用。 在业内看来,这样疯狂的政策不仅是对比亚迪售后维修体系的一次考验,更有可能造成经销商利润的再一次流失。而王的逻辑与众不同“质保期的延长,将使4S店客户的脱保数量下降,在经销商与客户更为长期的沟通中,店面的营业利润会在无形中得以保证”。 发布会现场,“技术”的口号被放在较显眼处,王传福用相当篇幅介绍比亚迪各项技术进度——插电式电动车已经提上生产日程,铁电池也在继续搞——的同时,也令人意外地大谈比亚迪过去的失误。 “以销量树品牌”是错误的 经过近一年抽丝剥茧式的调整,王传福急于通过这次复出,向外界证明——曾经一心追求数量的公司,那个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电动汽车寡头,欲通过技术调整航向,重新回归技术路径。 2003年进入汽车业,电池和代工的成功,给了王传福无所不能的错觉。反向研发、垂直整合,仅仅用了6年的时间,比亚迪迅速造出的低成本车型便一度在中国市场上蝉联单月销量靠前。2009年,比亚迪汽车总体销量同比高增161.3%,达到44.65万辆,远高于当年乘用车平均增速48.1%,将比亚迪的业绩推向有史以来的较高峰。 不过问题也随之接踵而来。产品质量投诉事件不断发生,“一个品牌四个销售网络”的分网销售举措、密集分布的网点,也导致经销商竞争加剧、压力过大。没有技术和质量支撑的产品数量,就像是建在沙滩上的城堡,一有风吹草动便地动山摇。 王传福以痴迷技术扬名业界,尴尬的是,比亚迪汽车始终离技术很远。从模仿起家,销量三年冲到80万辆,网络做到1000家,其间王传福刻意退居幕后。比亚迪汽车浑身上下透出的是,销售总经理夏治冰的烙印以及股神巴菲特的符号。 领头人王传福以技术见长,但是由于拒绝开放实验室,产品设计和质量与宣传口径差过大,近年来比亚迪屡屡被舆论抨击“缺乏核心技术研发能力”。 当2011年优惠政策退市,市场转冷之后,高速前行的比亚迪犹如达到了过山车的顶点,开始迅速向反方向发展。据比亚迪较新公布的年报显示,2011年该公司净利润为14.03亿元,同比下降44.38%。质疑像潮水一般将比亚迪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经历一系列的打击以后,4月10日的品牌战略发布会上,王传福首度开口承认,以销量树品牌是一句错误的口号,“技术才是驱动汽车发展的原动力,接下来我们会向媒体开放实验室。” 在苹果产品重塑IT世界的案例中,王传福说他佩服乔布斯,“把用户体验作为较高驱动准则,放在产品研发的较高位置,不仅适用于IT产品,同样适用于汽车,未来比亚迪的产品研发将围绕这一原则进行。” “过去半年,比亚迪上下都在进行着调整和反思。没有技术和品质做基础的销量是靠不住的。”王传福把比亚 迪过去半年进行的战略调整叫做“修身造人”,每一个员工都在反思过去的行为,为自己制定目标,连公司的清洁工也不例外。 在王传福看来,销量仍会是比亚迪未来所追求的目标,只是现在比亚迪要打好技术和品质的底子,在此之上才能实现“二次腾飞”。王传福希望,比亚迪再次腾飞的时间是2013年。

本文由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发布于五金工具,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宇集团,管理模式

上一篇:凡客续签韩寒激进推广,董事长只做三件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