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与行业规则之间的挑战,台湾女首富的
分类:五金工具

铝道网】13日下午,土豆(TUDO.NASDAQ)位于上海的总部,土豆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王微与优酷(YOKU.NYSE)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古永锵并排站在一楼大台阶的正中。王微不经意前倾半步,右脚踏上一层台阶,古永锵的左脚紧跟前踏一步,保持着与王微的对等站姿。 王微穿着代表优酷的蓝色T恤,古永锵则一身土豆标志性的橙色T恤。 两人讲话完毕,王微让员工拿上香槟、酒杯与古永锵共饮,并对后者表示,“我这藏了不少酒”。 这一刻人们意识到,王微是这里的主人。 此前一天,双方宣布合并,冤家联姻也分主次。古永锵将会出任新公司董事长兼CEO,王微则将加入董事会。 “现在土豆被吃掉了,这种结果肯定不是王微主动的想法。”一名土豆员工告诉《靠前财经日报》记者。 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称,约一个半月前,王微的“任性变卦”让土豆与新浪(SINA.NASDAQ)失之交臂,让董事会其他成员失望。 王微25.4%的投票权并没有给他带来足够的话语权。上述人士称,在土豆董事会决定接受与优酷——王微“较不愿合并”的对象合并时,除了王微其他董事都投了赞成票。 “较后一次任性” 13日下午5点不到,王微走进了土豆总部,回到4楼的办公桌前。他吩咐员工准备酒杯。 大约20分钟后,古永锵走进曾经的竞争对手的“领地”,与王微一起,向拥挤着等待与新老板交流的土豆员工讲话。 这并非王微想要的理想结局。 上述土豆网员工告诉本报记者,他至今仍记得在2009年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当有人问王微,土豆、优酷有没有合并的可能性时,王微回答,“我们两个都是男人,怎么可能结婚呢?” 易凯资本CEO王冉则称,在土豆上市之前,也曾与优酷进行过接触。56网副总裁李浩认为,以土豆合并前的股价,之前的风投很难退出,优酷给出了169%溢价。相信在合并事件中,土豆网的投资人起了很大作用。 而接近土豆人士称,就在三个月前,包括王微在内的一些人还是无法接受与优酷的合并。此后的事态发展证明,董事会斟酌再三作出了多数派的选择。 2012年1月中旬后,土豆网部分员工开始听到公司可能被收购的风声。本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011年8月上市前,土豆就一直与一些潜在的买家接触。这份名单上有新浪、百度(BAIDU.NASDAQ)、腾讯等一串名字。

铝道网】王雪红曾在公司年会上称要挑战乔布斯。乔布斯已经去世,HTC和苹果的战争却远没结束。叛逆、直率的王雪红是企业界的“异类”。她和父亲王永庆性格较像,但不愿加盟父亲的王国;她是位“女强人”但又懂得充分授权;她早先对宗教充满狐疑,现在企业的核心高管却都是宗教信徒。 2012年3月初,《福布斯》发布的球富豪榜上,54岁的王雪红和丈夫陈文琦财富为40亿美元,是台湾第四大富豪。 而在一年前的榜单上,他们的身家是68亿美元,取代郭台铭成为台湾新首富。两个月后,《福布斯》单独发布的“台湾40富豪榜”上,他们的资产更是增至88亿美元(约560亿元人民币),如日中天。 身为全球IT界“女侠”的王雪红,在过去一年里,由于其旗下宏达电公司股价先是大幅攀升,市值一度超过了诺基亚,后却一泻千里、缩水过半,坐了把“过山车”;在手机市场,第三季HTC打败苹果,站上北美智能手机销售榜首,但在诉讼中被判侵犯苹果专利。 王雪红自从在企业界崭露头角至今,始终为人所津津乐道。她是被称为“台湾经营之神”台塑集团创始人王永庆的女儿,但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富二代”——她性格叛逆,不进父亲执掌的家族企业,二十多年前以母亲给她的房子抵押贷款五百万元新台币开始创业。 飞机上痛哭的创业者 看到新闻时,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当时空姐认出了她,还一度不想把报纸给她,以免其情绪受影响。但王雪红坚持要看。 自创业之初,围绕王雪红的非议和压力就一直存在。高盛证券执行董事郑昭义对记者称,王雪红“总是选择走一条人比较少且寂寞的路”,这是王雪红常常在当时不被理解、事后却被形容为“独辟蹊径”的主因。 王雪红曾因为被对手公司控告而哭过,也曾经因为业绩太差躲起来不见人,不过现在她常说当自己不快乐时,都能够“瞬间处理心情”。跟王雪红同年、从小就一起玩大的表哥高英聪评价说:“她学会了谦卑。” 台湾靠前家挂牌上市的网络公司友讯集团在2003年底控告王雪红旗下威盛电子一位离职员工,控告书称这位员工为了窃取友讯研发成果,到友讯上班,再回到威盛复职。当时王雪红正从北京返回台湾。在香港返台的飞机上看到这则新闻时,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当时空姐认出了她,还一度不想把报纸给她,以免其情绪受影响。但王雪红坚持要看,后来大哭起来。 下飞机后,她跟丈夫陈文琦一起去找台北士林的灵粮堂教会主任牧师刘群茂。王雪红把一肚子的委屈、不满及愤怒,全数倒给牧师。“但她不会因此受打击。”高英聪说道。 她白手起家,却打造出两支台湾“股王”——威盛电子与HTC。她喜欢“跳跃式地去赌大的”,如当年威盛与英特尔一战成名;后又与苹果公司交锋,两年前的公司年终晚会上,王雪红毫不讳言要挑战乔布斯。 她的性格自小养成。1981年夏天,王雪红在美国伯克利大学获取经济学硕士学位。王永庆本想让她回到台塑上班,并建议她从较底层做起。可是王雪红却执意要去二姐王雪龄的大众电脑去,一干就是7年,直到1988年创办威盛电子。 当时王雪红为多卖出几台电脑,常常一个人拖个大桌子,租个展会摊位到处推销。一次王雪红接到一笔70万美元的西班牙订单,十分兴奋。结果被骗。她一人独自飞到西班牙,在巴塞罗那待了半年,还雇了保镖,以追讨这笔债,但较终还是没能够把钱给要回来。不过这趟欧洲行,让王雪红打出了大众电脑在欧洲市场的名声。 王雪红受到的第二次挫折,是受到英特尔的“打压”。威盛的芯片在1999年势如破竹,纷纷为IBM、惠普等巨头所采用,而英特尔却祭出侵权官司策略。威盛与英特尔此后开始了漫长的诉讼,其间威盛股价暴跌,市值缩水逾六成,并引来股东谩骂,一些员工也纷纷出走。直到2003年,双方才达成10年的交互授权协议,结束了这场“小虾米对抗大鲸鱼”之战。 当时媒体纷纷报道王雪红“玩衰”威盛,王雪红的靠前个反应,除了担心教会的名声受到影响外,还时常担心父亲是否会因此蒙羞。2006年她才走出阴霾,变得低调,愿意虚心地接受外界批评。 王雪红给人的印象是大嗓门、笑声爽朗、性格率真、不愿受人管制。高英聪说:“王雪红是王永庆几个孩子中较像他的,连走路、讲话的神韵都像。”但在管理风格上,有别于父亲中央集权式的领导风格,她更喜欢充分授权。她从父亲身上学到的品质则是严谨和勤奋——王永庆当年要求所有子女从中学到大学,每人每周必须写一封家书且“不能写成流水账”。

铝道网】各行各业都有其行之有年的行规,行规有时代表了产业内的经验累积与专业,但有时只代表了大家已经习惯的做事方法。行规有其方便之处,但同时有其僵化之弊。在日新月异的现今创新年代里,行规成为产业新的进入者需要挑战与突破的传统束缚。 既是行规,意味着已有一定的历史;既是行规,代表了产业内现有竞争者所习惯的做法。正因为如此,多数行规其实是对现在的市场领导者有利,而对新进入者较为不利,产业新进入者如果只是遵循现有的行规无法创新突破,将会陷入行规的束缚,而很难挑战现在的市场领导者。不论是当年胡雪岩成立胡庆余堂时的“真不二价”立业宗旨,或今日在线游戏的一部分免费商业模式,在当时都是突破行规的创新之举。当然,每一阶段的创新也都造就了新一代产业领导者的诞生。 什么样的公司需要创新?什么样的公司不需要创新?我个人以为,资源多的公司或可不用创新,因为只要资源多,是可以借重资源的优势,即便遵循现有的行规,仍可以资源的优势超越竞争对手。但如果是资源不足,甚至是刚成立的小公司,就不得不创新。因为资源不足,如果遵循现有的行规来与现在的市场领导者竞争,其实已经注定了自己失败的命运—创新或许有一线生机,不创新则胜负已分。 投影机产业原是一个众多日本品牌群聚的OA电子产业,市场规模虽不大,但行规不少。2003年,奥图码在亚洲成立分公司,希望在这个日本品牌群聚的市场上,能建立一个华人的专业领导品牌。一路走来,我们不断与日本品牌所习之有年的行规对抗,甚至突破。7年下来,奥图码已成为世界前两大投影机品牌之一,超越了无数的日本品牌,证明华人品牌可以超越日本品牌。 7年来我们一路由中国台湾到韩国、到东南亚,再到现在的中国内地市场,我们一路借由挑战日系品牌的行规而快速成长。以初期在中国台湾为例,成立之初,我们遭到了日系对手在通路上的打压与封锁,原先的日系领导品牌对中国台湾的通路商放话,凡是销售奥图码投影机的通路商,将无法继续销售其日系品牌投影机。在此封锁之下,我们在传统投影机的仪器通路上处处碰壁。但也因此封锁,逼得我们提前布局消费零售通路来求生存,再搭配创新的产品设计,我们得以快速转入零售消费市场的新蓝海,进而使奥图码成为中国台湾市场靠前投影机品牌。如果不是挑战原先投影机只是在OA仪器通路销售的行规,我们可能无法形成今日的规模来与日本品牌抗衡。近年来,我们更是领业界之先,推出口袋袖珍型投影机,将投影机缩小至手机般大小,可随身携带,希望突破投影机只能是办公室的仪器,让投影机也能成为大家所喜欢的随身电子商品。 另一个突破行规的经验来自于品牌公关活动,当时中国台湾所有的科技产品品牌皆通过公关公司代为操作品牌公关活动,而当时我们只是新成立的规模很小的公司,在寻找合适的公关公司进行合作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公关公司亦有其行之有年的行规。举例来说,没有任何一家公关公司愿意承诺记者会后的媒体曝光效果,也就是说,当公关公司承接品牌活动记者会时,不论日后媒体曝光效果为何,我们都必须支付同样的费用,我当时对此颇不能接受。进入科技行业多年,我们习惯了厂商必须为其产品和服务负责,为何公关公司不能为其公关效果负责?当然,我所得到的回答都是:“行规。”因为无法接受此行规,所以我们决定在中国台湾的奥图码公关品牌活动,由我们自己组建团队,自己执行。因为我们相信没有人比我们更在乎奥图码这个品牌,没有人比我们更在乎我们每一块钱的营销预算是否能够得到充分的利用,没有人比我们更在乎营销活动之后所带来的具体效果。在这样的理念与坚持之下,我们在创业初期就组建了专业的营销团队,负责奥图码所有的品牌推广活动,也很高兴我们在这样的专业坚持之下,奥图码在中国台湾成了较受媒体欢迎与曝光率较高的投影机品牌。 至于创新该以何种范畴作为把关的尺度,我有六字真言供大家参考,即“不犯法、不赔钱”。这看似没有尺度的尺度正代表了我们对创新的重视与鼓励,换言之,只要是“不犯法、不赔钱”的创新就应该被鼓励与评估,以激励团队能有更多的创新策略,来突破现有行规的限制,以挑战产业现有的领导者。同时,只要信守“不犯法、不赔钱”的尺度,就可以避免创新被无限上纲而耗费公司太多的资源,避免亏损。 在过去的时代,行规看似专业,甚至神圣不可侵犯;而在现在的数字时代,行规应该可以被适度挑战。挑战行规,突破创新,更是小企业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策略之一。下次遇到行规成为我们的成长阻碍时,记得向它说:“行规,借过。”同时,请创新就位!

本文由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发布于五金工具,转载请注明出处:创新与行业规则之间的挑战,台湾女首富的

上一篇:谈员工激励的人性化,高压式管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